极端天气和75人弃权,侧面反应出了厄瓜多尔达喀尔拉力赛的难度

Carlos Sáinz在离终点仅5公里的时候,由于在过一个弯道的时候速度过大,打滑翻进了20米深的山沟。这一令人震惊的车祸事故余热还未过。这位经验丰富的车手曾经是两次拉力赛的世界冠军获得者,他并没有为自己所受到的伤以及不得已退出一场一直很看好的比赛而遗憾。就像卡塔尔的车手De Nasser Al Attiyah一样。

来到厄瓜多尔,达喀尔拉力赛的南美版本 遗憾的 也有一些车手的弃权(Toby Pric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今年比赛强大的吸引力和极高的难度,这些都需要车手为之买单。“我们之前就曾说过,到达了拉帕斯就已经打赢了第一场仗”。在上周日中,组织部的负责人Marc Coma这样说到。在一些混乱的日子之后,终于迎来了在玻利维亚首都的休息日,同时也确定了今年的测试赛的难度会特别的高

五分之一的人已选择弃权

Carlos Sainz en su Peugeot, en los primeros días de la prueba

Carlos Sainz 和他的标致在测试赛的头几天,在赛道上遭受了极端高温和滂沱大雨等影响赛程的天气状况,这些也迫使例如从Tupiza到Oruro的路线,从第五降至第三的初始阶段,并且在冠军遭受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使赛道变为泥潭后,第六阶段赛道(Oruro-La Paz)也被取消。这个星期的一大半日子大家一直都在等着通知,特别是在周一和周二,在没有场外技术援助支持下的马拉松赛制。

难度测试同时也证明了另一项统计:在第一周里,包括停赛日以及其他很短的时间内,就有75人提出退赛,相当于是5分之一的参赛者。特别是在摩托比赛中,144人中有33人选择弃权。而汽车这边,由最初的77名参加者变成17名。

“胜利”这个词已经变成了只要抵达拉帕斯,你就可以拥有的了。达喀尔已经进入了它决定性的阶段了,带着那些新添加的困难:乌尤尼沙漠,世界上最大最高的盐湖沙漠(3600米);还有Salta和Chilecito在周三通过的安迪斯山脉下的几千公里的线。

Leave a Reply

+ eight = ten